巩义市滤料工业有限公司欢迎您 400-0384-666

聚合氯化铝_聚合氯化铝厂家-厌氧水解酸化法处理污水

是不对外透,虽然在网上可以找到,因为水质的南北水质的不同,,,,,,,,......

聚合氯化铝

1 引言

聚合氯化铝的用途

随着石油的大规模开采,聚合物驱作为有效的3次采油技术得到了大规模的应用,同时也产生了大量的含聚丙烯酰胺(HPAM)的采出水.由于含聚粘度大,难生物降解,所以很难达到当地的处理标准,易打破水回收系统的平衡,并且产生昂贵的处理费用.外排污水中的HPAM由于不能被完全降解而在环境中不断累积,进而造成对环境的污染,以及对人类健康的潜在威胁.因此,对含聚污水的处理已经成为保证油田可持续发展亟待解决的问题.

饮用水用聚合氯化铝

国内外有许多关于好氧法处理含聚污水的报道.例如,报道,从活性污泥和受到石油污染的土壤中分离出2株好氧菌,它们可以利用HPAM作为唯一的碳源;研究发现,好氧颗粒污泥对聚合物驱采出水具有良好的适应性,并能有效地促进HPAM的生物降解,但并没有达到理想的降解效果.因此,为了寻找一个有效降解含HPAM污水的方法,本文拟对厌氧生物法处理含HPAM污水进行研究.

聚合氯化铝全兴精品

作为一个特定的厌氧反应器,ABR由于具有设计简单、稳定性高、耗能低和处理效果好等特点而被广泛应用于试验中.例如,研究了ABR处理高盐度低营养的重油采出水的效果,探讨了ABR处理大豆蛋白加工废水的性能.除此之外,ABR还被用于处理含四价铬的酸性废水、含聚乙烯醇废水、酸性矿排、威士忌酒厂废水等.但关于用ABR处理高浓度含HPAM污水的报道却很少见.

课题组前期对HPAM的性质及好氧生物法降解HPAM开展了大量的研究,结果表明,好氧生物法能够有效地降解HPAM.基于此,本文进一步研究了厌氧生物法处理高浓度含HPAM污水的效果,并对HPAM降解菌的降解条件进行优化.同时,利用ABR对含HPAM污水的处理进行扩大化实验研究,以得到更好的降解效果,为处理含HPAM污水提供一个有效的方法.

2 材料与方法

2.1 菌种、接种污泥来源和实验材料

选取实验室低温保藏的2株HPAM降解菌PAM-F1和PM-2进行实验.接种污泥取自青岛市某废水处理厂生物处理二沉淀池.污泥呈棕褐色,粒径为1~2 mm,总悬浮物(MLSS)为21.8 g · L-1,挥发性悬浮物(MLVSS)为12.35 g · L-1,污泥沉降指数为31.19.

实验用模拟污水:HPAM(相对分子量2.2×107,水解度23%,固含量90%)500 mg · L-1,用葡萄糖调节CODCr值至1500~1700 mg · L-1.添加氮源(NH4Cl)、磷源(磷酸二氢钾),使CODCr ∶ N ∶ P=300 ∶ 5 ∶ 1,用NaHCO3调节进水pH为7.0~7.5.除此之外,配水中还添加了镁离子、铁离子、锰离子等微生物生长所需的微量元素.

2.2 培养基

富集培养基(g · L-1):蛋白胨5,牛肉膏10,NaCl 5,去离子水1000 mL.降解培养基(g · L-1):HPAM 0.5,NH4Cl 1.0,MgSO4 · 7H2O 2.0,NaSO4 2.0,CaCl2 0.05,NaH2PO4 3.0,K2HPO4 3.0,pH值调节至7.0~7.5,去离子水1000 mL.所有的培养基均在121 ℃下灭菌20 min后使用.

2.3 菌种的驯化与鉴定

降解菌在250 mL的厌氧瓶中进行富集培养,35 ℃下富集培养2 d后,取5 mL的富集菌液接种到装有100 mL降解培养基的250 mL厌氧瓶中,35 ℃下培养7 d后,再取出5 mL的降解培养液接种到100 mL新鲜的降解培养基中培养7 d.30 d内不断重复这个驯化过程,得到驯化好的降解菌,待用.所有的厌氧瓶在加入培养基后,通氮气5 min,以去除溶解氧,保证厌氧的环境.

菌株PM-2已经被实验室其他研究人员鉴定为蜡样芽孢杆菌(Bacillus sp.).所以,为了更好地了解菌株PAM-F1的特性,通过生理生化特征和16S rDNA测序分析对其进行菌种鉴定.

2.4 实验用ABR

实验所用的ABR采用有机玻璃加工订做而成,规格尺寸为650 mm×150 mm×500 mm(长×宽×高),有效容积约为35.5 L.反应器由5个隔室组成,前4个隔室为降解隔室,第5隔室为沉降室.前4个隔室中设有上流室和下流室,其宽度之比为4 ∶ 1,折流板底部转角为40°.4个隔室的顶部设有集气孔便于收集反应产生的气体,并在各个隔室底部两端设计倒角,既便于水流通往上流室中部,又避免“死区”出现.在隔室侧面设有取污泥口和取水口,便于定期监测反应器内污泥及污水变化情况.第5个隔室设有回流孔,用于污水的回流,有利于提高反应器的工作效率.由蠕动泵在ABR的进、出水端均匀进水和出水.ABR实验装置示意图如图 1所示.

图 1 厌氧折流板反应器示意图

2.5 分析方法

  2.5.1 HPAM降解率和CODCr去除率的测定

HPAM的浓度采用淀粉-碘化铬法测定,CODCr采用重铬酸钾法测定,其中,HPAM生物降解率η1和CODCr去除率η2的计算公式为:

式中,C0和C1分别表示降解前、后的HPAM浓度(mg · L-1); Ca和Cb分别表示降解前、后的CODCr值(mg · L-1).

2.5.2 傅里叶-红外光谱(FT-IR)分析

HPAM干粉和降解产物分析采用红外光谱法,取适量样品,KBr压片,用德国布鲁克Tensor27傅里叶-红外光谱仪分析.

2.5.3 扫描电镜(SEM)分析

从ABR反应器中取出反应后的颗粒污泥,进行扫描电镜分析.对反应前后的颗粒污泥进行前处理,方法见文献.用S3400型扫描电镜观察污泥的形态结构变化.

3 结果与讨论

3.1 PAM-F1的菌种鉴定结果

PAM-F1菌株为短杆菌,有鞭毛,在富集培养基表面菌体呈现橘红色菌落,菌落湿润、中间凸起、形状规则.在革兰氏染色试验、明胶试验和葡萄糖试验中呈阳性,V-P试验和甲基红试验呈阴性.经测序后获得1486 bp的PAM-F1的16S rDNA序列,将PAM-F1的基因序列上传至GenBank(http://www.ncbi.nlm.nih.gov),获得GenBank登录号为KC476501.1.并与已有的序列进行Blast基因比对,结果见表 1.综合生理生化特征和16S rDNA序列分析结果,确定PAM-F1为红球菌(Rhodococcus sp.).

表1 PAM-F1基因比对结果

3.2 厌氧瓶实验中菌株降解条件的优化

  3.2.1 最佳降解时间的确定

将两株单独菌和混合菌的培养液分别按10%的接入量接入到100 mL的降解培养基中,在35 ℃的生化培养箱中培养,间隔一定时间测定HPAM的浓度.从图 2中可以看出,在反应前3 d,HPAM的降解效果不是很明显.但从第4 d开始,随着降解时间的延长,HPAM的降解率迅速增加,到达第9 d以后,降解率趋于平缓.这是由于开始阶段厌氧菌生长缓慢,对HPAM的降解效果不明显.随着时间的延长,菌种逐渐适应环境,开始快速生长,降解率也开始增高.但随着对底物的消耗,厌氧菌的生长受到抑制,降解率增长缓慢,最后趋于平缓,从而得到9 d为最佳降解时间.

图 2 降解时间对聚丙烯酰胺降解率的影响

3.2.2 最佳温度的确定

温度是影响微生物生命活动的重要因素,影响着酶的活性和酶促反应速率,而适宜的培养温度可使微生物以最快的速率生长繁殖.将驯化好的培养液按10%的量分别接入到100 mL的降解培养基中,分别在10、15、20、25、30、35、40、45 ℃的条件下培养,7 d后测定降解效果.由图 3可知,10~40 ℃时,HPAM的降解率不断增加,当温度超过40 ℃时,降解率明显降低.且在35~40 ℃之间,降解效果明显,40 ℃时,HPAM降解率最高,可达37.26%.因此,35~40 ℃为最适宜降解温度范围.

图 3 温度对HPAM降解率的影响

3.2.3 最佳初始pH的确定

厌氧微生物的生命活动、代谢过程与环境的pH值密切相关.pH通过影响细菌细胞膜的通透性、膜结构的稳定性和物质的溶解性或电离性来影响营养物质的吸收,从而影响细菌的生长速率.每种微生物都有最适宜生长的pH范围,大多数微生物最适宜的pH范围为6.5~7.5.将驯化好的培养液按10%的量接入到100 mL降解培养基中,分别将pH值设定为3.0、4.0、5.0、6.0、6.5、7.0、7.5、8.0、9.0、10.0、11.0,在35 ℃的恒温培养箱中培养7 d后测定HPAM的浓度.由图 4可知,pH在6.0~9.0之间时,HPAM能够有效地降解,而最佳降解pH大约在7.0~7.8之间.当pH低于7.0或者高于7.8时,HPAM的降解率大幅度降低.当pH为7.5时,降解率达到最大值37.69%.

图 4 初始pH值对HPAM降解率的影响

3.2.4 最佳活化次数的确定

将不同活化次数的培养液按10%的量接入到100 mL降解培养基中,在35 ℃的恒温培养箱中培养7 d后测定HPAM的浓度.如图 5所示,活化3次的培养基中,HPAM的降解效果最好,降解率可达35.7%.因此,确定最佳活化次数为3次.

图 5 活化次数对HPAM降解率的影响

3.2.5 最佳条件下不同菌株HPAM降解率的测定

将活化3次的培养液按10%的量接入到100 mL的pH=7.5的降解培养基中,40 ℃下培养9 d后测定HPAM的浓度.如图 6所示,在最佳条件下,对于500 mg · L-1的HPAM溶液,PAM-F1和PM-2对HPAM的降解率分别为36.14%和37.75%,而混合菌的降解效果更好,降解率可达40.69%.这可能是两株菌协同作用的结果.厌氧瓶实验表明,厌氧法能够有效降解HPAM污水.

图 6 最优条件下不同菌株的降解效果

3.2.6 生物降解前后HPAM的结构分析

分别对厌氧瓶实验中生物降解前后的HPAM进行傅里叶-红外光谱扫描,结果如图 7所示.HPAM作为一种伯酰胺,在3330 cm-1和3190 cm-1处的吸收峰分别对应于—NH2键的反对称峰和对称伸缩振动峰,而1660 cm-1处的吸收峰对应于—CONH2中C O键的对称伸缩振动峰.对比图 7可以看出,厌氧生物降解后,2903 cm-1左右的亚甲基反对称吸收峰消失,1679 cm-1处酰胺I(C O)伸缩振动峰的吸收强度变弱,说明微生物在生长过程中利用了HPAM上的部分碳作为其生长所需的碳源.而降解产物的谱图中,3479 cm-1和3413 cm-1处游离—NH2特征吸收峰强度增强,3280 cm-1处缔结—NH2特征吸收峰强度减弱,说明厌氧生物降解了HPAM上的部分胺基.而且1166 cm-1和1114 cm-1处的吸收峰强度明显减弱,这与C—N伸缩振动有关,说明厌氧生物降解后酰胺基的含量明显减少,从而进一步证明:微生物能够降解并利用HPAM上的部分胺基和碳作为其生长所需的氮源与碳源.也由此推断出,HPAM的降解是发生在水解酸化阶段.而通常参与水解酸化的细菌比较容易培养,其增值速率也快,这也与文中最佳降解时间仅为9 d的结果相吻合.

图 7 生物降解前后聚丙烯酰胺的傅里叶-红外光谱图

3.3 ABR处理含HPAM污水试验

3.3.1 ABR处理含HPAM污水的效果分析

为了对厌氧瓶生物降解实验进行扩大化研究,并加速反应器的启动,将最优条件下培养的混合菌接种到装有1/2体积污泥的ABR中,进行ABR厌氧生物降解实验.整个ABR实验在室温条件下进行,试验确立了ABR的水力停留时间为24 h,出水回流比为10 ∶ 1,用葡萄糖与HPAM作为共基质来调节CODCr,从而达到所需的容积负荷.

ABR的启动分为两个阶段:第一阶段,所配污水的CODCr控制在500 mg · L-1,容积负荷为0.50 kg · m-3 · d-1(以CODCr计),第一阶段运行25 d后,CODCr和HPAM的去除效果较为理想;随即进入启动的第二阶段,增加CODCr到1700 mg · L-1,容积负荷增加到1.3 kg · m-3 · d-1.

反应器经过启动阶段55 d的运行,CODCr的去除率在75%以上,HPAM的去除率也在60%以上,这表明ABR反应器达到了稳定状态.此时,通入模拟污水20 d,每隔1 d测定CODCr和HPAM的浓度.图 8和图 9分别体现了CODCr和HPAM的变化.由图 8可以看出,尽管进水的CODCr不断变化,但CODCr的去除率都能达到85%以上.尤其当进水CODCr为1693 mg · L-1时,出水CODCr能够降到170 mg · L-1,此时,CODCr的去除率最高,达到89.96%.而在图 9中,第14 d时HPAM降解率最高,为75.48%,明显高于研究的61.2%的HPAM降解率,这说明ABR能有效地处理高浓度含HPAM污水.

图 8 CODCr的浓度和降解率随时间的变化

图 9 ABR中HPAM降解率随时间的变化

3.3.2 ABR反应前后污泥外观形态的SEM分析

ABR启动完成后,取出适量的污泥进行观察,发现有黑色厌氧颗粒污泥形成.用蒸馏水冲洗掉絮状污泥,挑取出厌氧颗粒污泥于培养皿中,分别对接种颗粒污泥和成熟颗粒污泥的外观形态进行SEM分析.从图 10a中可以看出,接种污泥的结构不紧密,呈零碎状态,很容易被进入反应器的污水冲走或者被水流剪切成碎片,成为新生厌氧颗粒污泥的内核,有利于重新组装成比较大的颗粒污泥.而与接种污泥相比,成熟后的厌氧污泥(图 10b)结构紧密,表面呈多孔结构.紧凑的结构增加了微生物与HPAM的接触面积,有利于提高HPAM的降解率,为增加生物量提供了可能.而多孔的结构能为微生物提供有机质,并且也是微生物的产气通道.除此之外,成熟颗粒污泥表面有大量的微生物存在,其中以短杆菌和球菌为主,这也验证了成熟污泥有利于微生物的大量生长和繁殖.分析结果表明,ABR内形成了成熟的颗粒污泥,它们能有效地降解HPAM,并为菌株的生长繁殖提供有利的条件.具体参见资料或更多相关技术文档。

图 10 颗粒污泥的扫描电镜图片(a.接种污泥;b.成熟污泥)

4 结论

1)运用厌氧瓶对含500 mg · L-1 HPAM的污水进行厌氧水解酸化生物处理,结果发现,当降解时间为9 d,连续活化次数为3次,温度为35~40 ℃,初始pH值为7.5时,混合菌的降解效果最好,降解率可达40.69%,说明厌氧水解酸化能够降解HPAM.生物降解前后HPAM的傅里叶-红外光谱图对比显示,细菌能够降解并利用HPAM的部分胺基和碳作为生长所需的氮源和碳源,并且推断HPAM的降解过程发生在水解酸化阶段.通过生理生化特征和16S rDNA分析,确定PAM-F1为红球菌.

2)经过ABR处理的含500 mg · L-1 HPAM的污水,CODCr去除率和HPAM降解率最高分别可达89.96%和75.48%.颗粒污泥的扫描电镜观察显示,ABR内形成了成熟的颗粒污泥,它们能够有效地促进HPAM的生物降解,并为微生物的生长繁殖提供有利的条件.ABR实验进一步证明了厌氧水解酸化过程可以有效地处理含高浓度HPAM污水.


来源:网络

,,你可以卖净水剂,聚合氯化铝安全技术说明书,,,,,,,......

,,,1150元,1600元,不含税价格,聚合氯化铝净水剂,,,,......

,后面的是标准 30,你们应该是搞贸易的吧,拿低含量去充当高含量,害的我们厂家一点利润都没有,,,,,,......